唯物主义历史观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贺新郎·读史————毛泽东

农业时代的生产力发展

人类从饮血茹毛走向刀耕火种的时代,第一次实现了生产力的跃迁,告别了和猩猩那样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这个时候的人类靠刀耕火种可以养活整个氏族。把此时的生产力定为1,也就是氏族的劳动力人口干活刚刚好够养活氏族的人口(考虑到有尚无劳动能力的幼儿)。这个时候的社会能实现所谓的民主,应该还不能叫做社会,氏族群体人口还比较少,信息沟通成本比较。只有能让整个氏族利益最大化的人才会被推举为氏族领袖。

随着冶炼技术的发展,从青铜器到铁器技术的演进,铁犁等各种工具的出现使得生产力快速提高。人类也从刀耕火种的粗旷式生产转变为精耕细作。人口也会因为生产力的提高而增多。

家庭、私有制与国家起源

原始氏族公社施行公有制,是因为饮血茹毛刀耕火种的原始人通过个人无法单独生产,个人必须加入集体生产才可能存活,生产方式和狼群类似,集体狩猎、采集果实,此时的公有制是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而导致的原始公有制,但实际上这种大家族公社是以家族血缘为纽带的,公社间并不实现生产资料的共享。

此时由于认知水平和生产力的低下,公社内是群婚制,人类两性知识的匮乏以及为了尽可能多的繁衍后代保证存活率,导致新出生的人类只知其母不知其父,这也就是所谓的“母系氏族公社”。

随着认知水平的提升,人们逐渐对两性关系有所认识,同时由于近亲繁殖会导致遗传病概率的加大,人类开始实行族外群婚制。

随着人类成功驯化五谷家禽,以及各种新的生产工具的出现,生产力水平得到发展。同时由于男性天然的体力优势,女性开始依附于男性生存,母系氏族公社逐渐演进为男女婚娶的父系氏族公社。

正因对偶制婚制的形成,以家庭为单位的生产关系出现,同时由于生产力的发展使得劳动形成了劳动剩余,劳动剩余的权属和继承问题成为新的社会矛盾,以家庭为单位的私有制也因此出现。

与此同时,公权力与劳动者分离,形成国家。公权力为维护大众利益无法从事农业生产,如国防安全(炎黄战蚩尤,大禹逐共工征三苗)、兴修水利(大禹治水)。国家为了维持运转需要财税支持,此时存在一些非农业人口,也就出现了一群人供养另一群人的现象,农业税因此出现。农业税最早以井田制的形式出现,公田的产出归国家,私田的产出归私人家庭所有。

当国家统治者的家庭脱离社会生产时间长了,便不再愿意继续从事劳动生产,这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人性使然。大禹治水成功后威望空前,于涂山之会铸九鼎定九州。从此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阶级社会出现,夏启袭位使得国家从公天下开始演变为家天下。商汤伐桀、武王伐纣,周朝吸取前朝教训,为了维护家天下的统治,将国家土地分封给各个兄弟一起建设,也就是所谓的封建社会。

此时社会以父权至上,中国上古时期出现的姓氏,姓指代母系,氏指代父系,先秦时期姬,姚,妫,姒,姜,嬴,姞,妘等上古姓以女字旁为主,而氏以地名、国名、官名等为主。比如春秋五霸中齐桓公姜姓吕氏名小白(姜子牙吕尚后代),晋文公姬姓晋氏名重耳,秦穆公嬴姓赵氏名任好,吴王阖闾姬姓吴氏名光,越王勾践姒姓名鸠浅。这种姓氏并存的现象正是由母系氏族公社演变到父系氏族的遗留产物。

封建社会发展到一定时间,统治者血缘关系开始逐渐疏远,同时由于人口增长资源有限,分封的诸侯国之间开始通过战争进行兼并。

秦始皇为了国家不再出现战乱分裂,废除分封施行郡县制,加强中央集权,从此进入帝制王朝时代。

秦国之所以胜出,在于秦国施行的商鞅变法认为农民是最重要的生产者,想要富国强兵必须扩大农业人口比重,保持非农业人口比重不超过10%,把人口不断增长而不从事生产的贵族打压到底层从事劳动生产,国家允许私田买卖和开垦荒地,同时提供军功授爵阶级快速上升通道,国家机器得到高效率的运转。此时的生产力可定为1.1。

秦国以此兴,也以此亡。当秦国统一六国后,土地已基本开垦完,战争也结束,阶级出现固化,此时高压的行政手段(修长城、修驰道、重徭役、覆压三百余里的阿房宫)必然激化阶级矛盾,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如星火燎原瞬间激发。

农业时代的生产力瓶颈

农业是以土地为基础,中国历史上自秦朝后的历史周期律本质上都是土地生产力有瓶颈导致的。秦朝以前没有出现这种现象(准确的来说是战国以前),是因为土地还没有被完全开拓,西周时期南方还是蛮荒地区,人口稀少,楚国还被称为“荆蛮”。到了战国土地资源紧张,国家兼并出现。秦帝国奋六世之余烈,南取百越,北击匈奴,将大陆所有肥沃的土地收入囊中,自此便进入了土地和人口的周期循环:

王朝初期,人口凋敝,百废待兴。人均土地充足,老百姓丰衣足食,人口的迅速恢复,也会迎来王朝的盛世。

王朝中期,人口攀升到顶峰,进入王朝最鼎盛的时候。经历几代人的发展,贫富分化也开始出现。

王朝末期,人口的继续上涨,导致土地产出不足以养活这么多人,人们在吃饱和吃不饱的临界点徘徊。只要一旦出现洪涝或者干旱等自然灾害,就会出现饿死人的现象,朝廷如果未能及时救灾安抚,农民起义就可能会在这个时期频繁出现。

人口波动

历史上多次引进等高产农作物提高了生产力。如张骞出塞引进了葡萄、石榴、胡萝卜、胡椒、胡瓜(黄瓜)、胡蒜(大蒜)、胡麻(芝麻)、胡豆(蚕豆)、胡桃(核桃)、胡菜(香菜)。张骞作为第一个睁眼看世界的汉人为中国开辟了陆上丝绸之路,后人引进了很多其他农作物,如西瓜(西域)、菠菜(波斯)、茄子、棉花等。另外,由于造船技术和指南针的发明,中国又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引进了玉米、番瓜(南瓜)、番薯、番茄(西红柿)、番椒(辣椒)、洋番薯(马铃薯)、洋白菜、洋葱等。

“胡”字辈大多为两汉两晋时期由西北陆路引入; “番”字辈大多为明朝时期由“番舶”(外国船只)带入; “洋”字辈则大多由清代乃至近代由环球航海的西洋人引入。

也正因为农业生产力的不断提高,中国古代王朝鼎盛时期能容纳的人口也在不断攀升:两汉巅峰期人口6千多万人,唐朝8千万,宋朝鼎盛时期(宋徽宗赵佶时期,靖康之乱前夕)人口突破1亿,元朝只有9千万(还是蒙古人觉得汉人杀不完的情况下),明朝鼎盛时期(万历年间)人口1.5亿,清朝鼎盛时期(乾隆盛世)人口超过3亿。现在能养活14亿人口,得感谢袁隆平等科学家的育种技术以及化肥技术的推广。

除了土地生产力的因素外,制约王朝寿命的另一个因素是税收:朝廷如果有足够的税收救灾安抚受灾群众或者及时扑灭农民起义的火苗,王朝还能续命。

但是明君也只能通过打击士绅豪强,合理分配财富、增加税基延缓这个进程,并不能逆转这个进程,因为人口增长是人的天性。

农业时期商品经济十分简单,同时中国士农工商的历史传统导致商业发展受限。但是我们从农业社会发展的本质中发现两个点:

1、土地是生产资料,是农业社会财富的来源。所以历史上的明君都是通过土地改革解放农业生产力的,如清朝雍正的摊丁入亩、士绅一体纳粮,使得之后乾隆盛世人口能达到3亿以上。

2、人多地少是农业社会永恒的矛盾。这是古代王朝周期循环,不超过300年的根本原因。这是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明君昏君只能延缓或加速这个进程,却无法逆转,如荀子所说“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法律与道德目的是维护社会秩序

伦理道德最早是人类从群婚制演变为对偶婚制过程中产生的,最早追溯到人文始祖伏羲制定婚姻制度,目的是避免近亲繁殖出现遗传疾病,同时通过道德约束合理分配劳动所得使男性能承担起养育后代的责任。可以看到,中原文明对未能遵守这项道德的部落或国家称为未开化的蛮夷,最开始是楚国荆蛮,接着是西戎蛮夷,匈奴蛮夷……

正是家庭的出现,使得私有制产权关系的伦理道德出现。私有制成为了人类奋斗的动力,也是人类历史周期循环的驱动力。马克思设想的公有制只有在这种伦理道德消灭后才可能出现,而彼时父子、母子、夫妻等社会关系也将不复存在,此时的人类或许以另一种方式繁衍或者得到永生。

道德规范的是人的主观意识,只能约束有道德的人;法律规范的是人的客观行为,可以惩罚不遵守规则秩序的人。先秦儒家就是主张以道德治国的主要流派,法家就是主张以法律治国的流派。道德没有强约束力,每个人每个时代的道德观念差别也很大,没有统一的标准,用道德可以约束自己达到自律,但模糊的道德无法约束所有人。因为儒家的理想主义没有考虑人性的幽暗,最终战国主张儒家的国家都灭亡了。法律约束力强,白纸黑字明文规定。特别是税法是是社会财富分配的工具,统治者通过鼓励耕战等社会利益的分配手段,能打造出秦国这样军国主义的战争机器,但严刑峻法也剥夺了个体的人性,使人成为社会机器。而且人客观造成的犯罪,有时并非主观意愿,法律过于严苛死板,法不容情,容易造成冤假错案。另外执法人员也是芸芸众生的一员,也有人的局限性,法家没有考虑执法者内心的幽暗,执法者可能成为破坏社会秩序的力量。中国古代有能力的统治者结合两者,慢慢发展出外儒内法的制度。而现代法律也结合了法治与德治的思想:定罪以客观行为为准,论迹不论心;量刑以主观意识为依据,结合犯罪主体实际情况酌情处理,如犯罪行为分故意犯罪和过失犯罪,刑事责任年龄等成为量刑依据。

法律和道德的目的都是维护秩序,在不同历史时期也会随之发展。随着牛马等畜力的驯化,农业生产力得到发展,法律也因此改变,牛马作为农业时代最重要的生产力,古代王朝通常都会规定私自宰杀牛马会获罪。中国古代重农主义,统治者认为农业为本,工商为末,因此宋明两代会有禁止商人穿绸缎的禁令。中世纪黑死病导致了宗教的崩塌,信上帝并不能保佑你,而后文艺复兴使得封建主义解体,西方重商主义促成了欧洲资本的原始积累,之后由于大航海的地理大发现扩大了世界市场,西欧出现了专制的中央集权国家,圈地运动、殖民掠夺、黑奴贸易、农奴制榨取着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萃取成资本。技术作为工业时代最重要的生产力,一个工业国要想发展必须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专利法、知识产权法、著作权法…应运而生。

科学革命引领技术变革,技术变革使得生产力进步,带动生产关系变革和社会制度的变迁。但封建统治者会为了维护自身统治,遏制科学技术的发展。在西方教会会遏制科学思想的发展,对进步思想者施以酷刑。在东方清朝统治者用原子化的家庭男耕女织的生产关系,防止制度变革的发生。

古代王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并将儒学改造成“君为臣纲 父为子纲 夫为妻纲”三纲五常的道德秩序,封建王朝会极力宣传“孔融让梨”这样的故事,引进佛教也是为了缓解农业社会生产力落后引起的社会矛盾。封建王朝发展到极致,开始使用道德约束底层人的思想和行为,正如鲁迅所说历史写满了仁义道德,字缝里却只见“吃人”二字。

古代的宗教文化都是当时生产力的产物,因为人多地少是当时的主要矛盾。经济基础决定了政治、法律、文化等上层建筑。

工业时代的生产力发展

欧洲工业革命的发展,让欧洲的生产力飞速提升。而中国自鸦片战争被迫打开国门,到洋务运动被迫工业化,再到建国后以举国之力进行工业化————中国开始一步步顺应世界潮流进入工业化时代。

为什么工业革命发生在欧洲而不是中国?因为欧洲有科学。首先明确一点,科学和技术要区分开,科学是认识世界,技术是改造世界。中国古代有技术而无科学,中国的齐民要术、梦溪笔谈、农政全书、天工开物等传统丛书都是技术经验的积累,而没有科学的深层解释,中国的哲学思辨还停留在阴阳五行的层次,这使得技术发展只能是无规律的试错,进展缓慢。欧洲文艺复兴后,传统希腊科学的思维得到进一步发展,伽利略、牛顿、拉瓦锡、法拉第等科学家通过定量实验和数学计算让自然规律有了哲学思辨,有了科学指导,技术会爆炸式地发展。这就像中医和西医的区别,中医是经验点的积累,复杂但不系统,底层哲学原理是阴阳五行;西医是基于化学、生物学、有机化学、遗传学…等科学体系的积累,比如遗传学使得生物学扩大了认知,分子遗传学再次扩大了生物体认知,这种基于自然哲学的科学认知是成体系的。因此现在的中医不敢说比500年前李时珍时期的中医牛逼,但西医肯定敢说比500年前的西医更牛逼。

1760年代开始以牛顿力学为科学基础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使得蒸汽机、纺纱机、火车、煤矿能源等技术得到发展,人类进入蒸汽时代;1860年代开始以拉瓦锡开创的化学、法拉第开创的电磁学为基础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使得发电机、内燃机、化石能源等技术得到发展,人类进入电气时代;1940年代以爱因斯坦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为基础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使得原子能、半导体集成电路、航天航空、通信卫星等技术得到发展。90年代还在用的基于电子显像管的黑白电视没过多少年就换成了大彩电,大彩电还没用多少年,基于发光半导体的液晶电视就占领了主要市场。科技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速发展着。

科学革命引领了技术进步,技术的进步促进了资本积累和产业升级。工业时代的生产力需要资本和技术的支撑。有资本(积累的劳动剩余)才能扩建厂房、才能供养暂时没有产出的研发人员开发更先进的技术。

而资本的积累需要通过剥削劳动剩余才能产生,假设一个工厂把赚取的利润都分给员工了,它将无法扩大再生产,这个企业必然在更新的技术浪潮中覆灭。

对于国家而言也是如此,经济要发展,当前劳动者就必须要让渡一部分劳动剩余。

新中国刚建立时,中国的资本来自于苏联。中苏交恶导致苏联撤资,同时遇上美苏冷战,中国必须在美苏的夹缝中寻找发展机会。而资本的稀缺导致我国不得不通过工农业剪刀差将农业的劳动剩余补贴给工业。

国家通过统购统销收取农民的粮食,以此压低粮食价格保证城市生活资料的供应;城市压低工人工资、并通过粮票布票等制度全面管控生活必需品的发放。而人为的扭曲导致城市的岗位稀缺,种田的农民都想进城怎么办,户口制度诞生。也正因此我们才有资本去供养两弹一星的科学家们研发国防科技。有了国防实力,我们才有资格上美苏博弈的牌桌,中美建交也证实了这一点。此时的工业以军用重工业为主,虽然原子弹爆炸了、卫星上天了,但人民的生活迟迟得不到改善。

农业时代的财富来源是土地,而工业时代的财富来源有人口、技术和市场:通过技术设备对生产资料进行加工制造商品到市场上卖出去。中西方不同时期对这三个要素的侧重点也不同。

1、人口。农业时代人口达到生产力瓶颈后,人口是社会的负担。1982年人口普查时,中国的人口已突破10亿大关,这也是改革开放后计划生育被定为国策的原因。但工业时代人口就是劳动力。在资本主义早期,英国圈地运动的“羊吃人”现象实现了农民与土地的分离,农民们流入城市为城市提供了劳动力。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欧洲国家通过殖民掠夺在世界各地制造了大量的奴隶为其工作,历史上的美国蓄奴制直到南北战争之后才被废除,目的也是为了让南方的大量农奴能进工厂打工。

而中国改革开放通过市场换技术,外资进入中国,带来了资本和技术,使得我国生产力得到飞速发展。而城市劳动力资源不足,于是开放户籍人口流通,农民进城务工蔚然成风。改革开放后的这段时间,沿海的私营企业通过农民工们做衬衫毛衣创造的劳动剩余换取美元,国家通过外汇管制,让私企们将美元换成人民币在国内消费,国家得到美元后再到国际市场进口农产品解决吃饭问题,同时换取飞机、芯片、航母等更先进的技术。此时的中国能迅速发展依靠的是庞大的人口带来的劳动力资源和市场红利。

2、技术。技术是生产力发展的推动力。随着技术的发展,技术的进步带来的效用比单纯叠加人力更有效。西方这一时期的法律也渐渐转变——不再强迫人们去当工人,而是注重知识产权的保护。专利法促进了技术创新,使得发明人可以通过专利许可积累资本,也让发明者的时间和精力可以集中在技术创新上,如上个世纪的奔驰、福特创始人都是汽车工程师出身。

中国改革开放后,很早就有了专利法,但是真正开始注重技术专利、著作权等知识产权也才近十年,要知道10年前盗版光碟、山寨手机市场横行,那时候的中国制造是“盗版山寨高仿”的代名词。因为改革开放的前三十年我们要的是市场,技术大都是引进的,等到技术引进得差不多了,我们必须要自主研发了,就需要保护知识产权了。研发是个巨耗成本的工作,因为技术研发成功前的这段时间是没有产出的,研发成功了就是一本万利,研发失败了就是钱打水漂了。

3、市场。市场决定着商品能卖给多少人。工业化带来了规模化生产:技术和设备投入主要在前期,一旦研发的产品打开了市场,后期只需对生产资料进行加工即可源源不断的生产出商品。只要市场越大,平均下来前期投入的成本就越小。

财富积累度过了原始阶段,形成资本,资本通过技术在一个又一个市场中攻城拔寨逐渐形成垄断地位。市场饱和后,资本为了增值会寻求新的市场。当年的鸦片战争正是西方资本寻求市场扩张发起的。当前国内互联网市场进入存量阶段后,各个互联网大厂也纷纷瞄准海外市场。字节跳动的tiktok、拼多多的temu、南京悄然崛起的Shein…

人类如何摆脱周期律

马克思曾在共产党宣言中预言,物质极大丰富的共产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我觉得这个问题值得思考,地球的资源是有限的,当物质极大丰富,人类社会没有剥削,人口将会暴涨,人口的暴涨将导致人均资源的匮乏,人均资源的匮乏必然导致个体间的竞争与博弈,竞争有输有赢这必然带来不平等。在古代表现为王朝中期人口达到土地生产力能承载的顶峰,人均土地的匮乏导致人们在吃饱和吃不饱的边缘徘徊,土地兼并开始出现,土地兼并最终导致极端的不公平。这种极端的不公平引发社会动荡,如果人均资源的匮乏问题没有解决,必然革命发生内战,内部自我消耗,实现人口的减少,在古代表现为大饥荒易子而食、农民起义、国家内战。要解决人均资源匮乏的问题,必然要开拓新的资源,比如发动战争对外扩张、大航海发现新大陆、飞往太空开发火星…。内部自我消耗当然是我们都不愿看到的,代价很高,而且生产力也会倒退,而对外开拓新资源,则需要人类走出舒适区探索未知的领域,比如当地球资源有限时,人类应当走出地球这个摇篮,飞往更加广袤的宇宙。人性有其自身的诸多弱点,如懒惰、享乐主义、喜欢安逸、不患寡而患不均…,但人性中也有其光辉的一面,求知欲、好奇心、探索欲…人类社会想要摆脱周期律,必须要尽力避免人类自身的弱点,发挥自身光辉的一面。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时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blog.hufeifei.cn/2023/08/economic/economic_and_history/

鼓励一下
支付宝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