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资本论》

价值

货币是劳动剩余的一般等价物,本身没有价值,真正有价值的是劳动剩余。你劳动生产的大米、红薯能解决你的饥饿,货币能吗?货币只有通过市场交换才能得到真正有价值的商品或服务。

价值的衡量

大家都知道劳动能生产价值,你在地里种粮食,粮食是有价值的,能解决人的生存问题。粮食的价值怎么衡量,是劳动时间吗?你花1天只能种1亩地,花10天能种10亩地,你劳动时间越长产出的粮食就越多,价值就越多。但是如果你用的是铁犁、锄头、镰刀去生产,别人用的是插秧机、收割机去生产,别人的劳动时间比你更少,但是产出的粮食比你更多。你用更先进的机器来提高生产力,是不是就能产生更多的价值呢?再思考一下,你在美国种大米和在中国种大米,劳动产生的价值是不一样的,因为美国人和中国人不同,他们并不以大米为主食,你种再多的大米,也只能自己吃,美国市场上不需要这么多的大米。这就像平时的一瓶水卖一块钱,在沙漠中富豪用一万块钱你也许都不会卖,平时一万块的钻石,在沙漠中远不如水有价值。说到这你应该知道价值应该如何衡量了,价值=劳动时间×生产力×效用。

资本的积累

你和张三都是个体户,在杭州做鞋,你勤奋且有天赋,天生手速就快,通过十几年的努力攒了很多钱。你后来开了家皮鞋厂,你负责采购和销售,雇佣那些手速快的人一起做鞋,你们做的鞋质量好又便宜,张三根本竞争不过你,张三做的鞋卖不出去,活不下去了,只能给你打工,你按张三们做的鞋的数量计件发工资,然后拿这些鞋到市场上去卖,因为你掌握了原材料的供应和销售市场,你拥有了利润的分配权,工人的工价由你决定。因为你很善良,你实行按劳分配,把从市场上赚取的利润大部分都分给了工人们,你和工人们都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但是隔壁宁波市的李四也很聪明,他也开了一家皮鞋厂。李四现在想建更多的厂房,但是他没足够的资金怎么办?因为他有利润的分配权,于是他开始压低工人的工资,迅速的实现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有钱了就可以建厂房引进更多更先进的生产设备,李四的厂房越建越多,市场已经扩张到你所在的杭州市了,因为李四的规模非常大,已经具备了规模优势,成本平摊下来,导致比你的鞋更便宜。你在皮鞋市场的竞争下败给了李四。

你开始思考为什么失败,终于发现资本血腥的秘密。于是你痛定思痛,二次创业,最终在饮料市场重新崛起。因为饮料市场的利润极高,水的成本极低,但是却被你卖到了2块钱550毫升一瓶,你的财富迅速积累,成为了首富。

金融资本

你的财富积累到几代人都挥霍不完。当你第一次创业失败兜里只有100块钱的时候,你存在银行里3%的利率,一年只有3块钱的利息,但是你现在有100个亿,光存在银行里每年都有3个亿的利息。而且你发现只要利率多1%,你就能多拿1个亿的利息回报,你终于体验到钱生钱的快感了。于是你开始寻找更多的利润回报更高的市场。

你找到那些利润高市场大的行业,为这些创业者提供资本要素,创业者们提供技术要素和劳动力要素,利润按比例分红。你获得资本要素的收益,创业者们获得技术要素和劳动力要素的收益。这种按要素分配的制度让你从此你可以躺着赚钱了。

当你是个体户的时候,你自己提供资金、技术和劳动力;当你做大了有了足够的资金,开厂了,用资金购买劳动力为你生产,此时你还需要提供技术和生产设备;当你的产业资本积累到一定规模,你可以直接用资金购买拥有劳动力和生产技术的公司的股权,从产业资本转变为金融资本。

货币

前面提到了货币本身没有价值,它只是价值交换的媒介,是暂时未兑现的劳动剩余。你种小麦,产出1000斤,你自己消耗掉了500斤,还剩下500斤就是你的劳动剩余。张三捕鱼,产出100斤,自己消耗掉了20斤,还剩80斤,你想吃鱼,张三想用小麦做面包,你们互通有无,交易产生了,互通有无的人多了就形成了市场。但是直接物物交换的效率极低,你想要到市场上买鱼,得背着几百斤的大米去换,今天你想吃鱼,明天你想吃肉,交易起来极不方便,货币的出现在时间和空间上解决了交易效率的问题。

货币这种一般等价物是谁来选定的呢?最早你的贸易只局限于你的村子,于是你们村子立下村规,选用村子里稀有的贝壳作为货币,鱼的价值相对高所以”贵”,大米的价值相对低所以”贱”,这也是贵贱贫财等贝字旁汉字出现的原因。张三远赴海边捕鱼,发现了大量的贝壳,有贝壳还捕什么鱼,拿贝壳换别人的劳动剩余就能吃好喝好,货币注水出现了。当市场上的贝壳越来越多,但是生产力并没有提高,劳动产出的剩余仍然是每年500斤大米、80斤肉,原来1个贝壳1斤米,现在要2个贝壳1斤米了,通货膨胀出现了。当大家发现张三是罪魁祸首的时候,贝壳作为货币的信用就崩塌了。随着国家和金属货币的出现,”钱”这种金属货币成为了国家政治信用的代表。

但是金属货币仍然有问题,在生产力低下的时候,金属货币完全够用。但随着科技的发展,生产力爆炸式的增长,劳动剩余积累速度加快,以前刀耕火种累死累活一年也就百来斤,后来有有铁犁畜力,再后来又有了农机、化肥,有了计算机辅助的智能化器械、杂交技术、基因工程,劳动产出大大地提高。金属货币因为原材料稀有且铸币不方便,导致市场上的货币不够用,出现通货紧缩。最终纸币出现。

因为纸币发行比较方便,发行过多会引发通货膨胀,过少又可能会通货紧缩,所以纸币的发行需要适应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历史的周期与生产资料

在古代,农业社会,谁掌握了土地谁就掌握了财富,你有土地你就可以在地里种粮食,粮食有产出就能拿到市场上去卖,换取其他生活资料。

而作为掌握大量土地的地主士绅,他们有种不完的土地,那些没有土地的佃农便会依附于地主生存。

土地便是旧社会的生产资料,地主掌握了土地也就掌握了财富。

社会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便会贫富分化,有优质土地的地主士绅财富积累,会促使他购买更多的土地,而穷人因为天灾人祸以及缺乏长远的眼光,容易轻易的把地卖出去。土地的兼并最终导致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

而封建王朝的财政收入是以农业税为主,王朝进入中期,人口达到顶峰,人均土地产出的粮食让老百姓在吃饱和吃不饱的边缘徘徊,同时农业税的负担导致自耕农更倾向于卖出自己的田地依附于地主士绅,而士绅不纳粮不交税,导致帝国税基萎缩。帝国财政充盈的时候,天灾人祸尚能拨款赈灾安抚百姓;当税基萎缩,财政入不敷出的时候,天灾人祸、外族入侵任何一项财政支出都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个历史周期律的运转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明君昏君什么的也只能延缓或加速这个进程。唐朝的杨炎、宋朝的王安石、明朝的张居正、清朝的雍正都曾进行过改革。张居正清丈土地实行”一条鞭法”统一以白银收税促成了万历中兴;雍正实行士绅一体当差纳粮,让康乾盛世达到了顶峰。但是最终明唐宋元明清没有任何一个王朝能摆脱这个周期律的支配。

以史为镜

王朝周期律的本质是生产资料的兼并导致的,掌握生产资料的有产者财富不断积累,不掌握生产资料的无产者最终一贫如洗。在旧社会的农业时代生产资料的兼并表现为土地兼并,在工商业时代表现为资本兼并。

在商业发达的时代,一个人的支出就是另一个人的收入,环环相扣,货币最终都流向了有产者手里。而经济危机的本质就是生产过剩供需失衡导致的货币流通性危机。钱都流向了有产者,无产者一贫如洗。资本家们宁愿把牛奶倒掉,也不会给穷人;煤矿工人因为煤矿卖不出去而失业,自己也没钱买煤取暖。

信贷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信用社会,可以用借贷凭空产生货币,银行的印钞机加大马力就行。当你没钱消费,没钱买牛奶,没钱买房子的时候,可以向银行借钱实现提前消费。当小企业们没钱了,可以向银行借款度过危机。当政府没钱赈济灾民,安抚百姓时,可以借债扩大赤字,以工代赈。有了货币,经济的机器又能继续运转。

而信贷产生的同时也会产生债务,借钱是需要还的,还款有周期。经济周期的本质就是借贷产生的债务还款周期社会化的现象。

当信贷违约,信贷市场萎靡不振,大家都对未来失去信心的时候,金融危机便出现了。

出现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财富分配不均。税收可以调节财富分配,一个稳定的社会必须要足够的公平,国家兴衰王朝更替的本质是不公导致的社会资产重组再分配。革命和造反有区别吗?前者是胜利者成功后的历史丰碑,后者是失败者身死后遍身的唾沫。革命给这种社会资产再重组的行为赋予了合法性。

工商业时代的资本兼并导致贫富出现分化,富者挣一个亿都是小目标,贫者996加班内卷而猝死。

而直接税改革是对土地、房屋、资本利得、遗产、赠与等课税,这些税将用于公共服务,本质是劫富济贫。

但是富人会想方设法规避税收,他们有优秀的法务和税务筹划顾问。巴菲特每年交的税比他的秘书还低,国内富豪每个月只领一块钱工资。富人避税这是人性使然,易地而处,只有100块钱的你,3%的利息对你来说只是零花钱;100亿的富豪产生的3%的利息是孳息,钱少了是零花钱,钱多了是资本,资本以增值为目的,对成本费用最是锱铢必较。

归根结底,这种人性是私有制导致的。需要承认的是制度和人性一定程序上是有驯化关系的,好的制度造就好的环境,好的环境下就有好的人性,坏的环境就会造就坏的人性。私有制是社会伦理和个人奋斗的基础,当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想方设法最大化个人占有。

而公有制更强调社会群体的利益,需要每个人都有信仰有理想。但社会关系中的血缘关系和群体之间的利益关系并不容易平衡,个人奋斗的目标是为了让家人下一代生活的更舒适更有尊严。而公有制更强调社会奋斗,财产私有制下的伦理道德便失去了意义,个人奋斗也就失去了土壤。

我记得有本书叫《自私的基因》里面有个观点:人类之所以能延续下来,是因为人性是自私的,因为无私的基因在自然选择中已经淘汰了。

但是我想说的是,人类相比其他动物的伟大之处并不是自私的人性,反而是那些团结互助更加凸显人性的光辉。一个人也许无法战胜猛虎野兽,但是一群人却能创造如此恢弘的人类文明。如果把每个个体看作一个个细胞的话,那么功能各异的细胞组成的动植物就远比自私的单细胞生物更具智慧。人类社会中的每个人也正如人体中的细胞,神经系统负责发号施令,内分泌系统负责节度调整,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和循环系统负责生产运输,免疫系统负责守卫边疆。如果你味蕾上的神经细胞因为自私,贪图一时的刺激而胡吃海塞,就会导致人体其他细胞跟着一起受罪,更甚者会导致人体的衰亡。

不可否认,人性中的自私是人类奋斗的动力,也是人类文明能飞越式发展的引擎,但如果不能驾驭人性,那这种恶将会像癌细胞一样侵蚀人体。

后记

黑格尔曾经说过,历史给人类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来没有从历史中得到过任何教训。

我们当前正处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国际形势紧张,国内人民史观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此时改革恰逢其时。进一步民族复兴,退一步历史更替。

最后用伟人的一首诗作为结尾: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蹻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时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blog.hufeifei.cn/2023/10/economic/social-principles/

鼓励一下
支付宝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