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土地——王朝更迭的思考

以前读书的时候看历史,总喜欢讨论战争,讨论哪个王朝占领的版图最大,经常因为我们没有保持住元朝的版图而扼腕叹息。

看着历朝历代的更迭,自秦代以来就没有哪个王朝能熬过300年,不是被农民起义推翻,就是被外族攻陷。以前我会把这些现象归咎于“开国之君多勤勉,亡国之君多奢靡”,但事实是历史上也不乏“王莽”、“崇祯”这样勤勉的亡国之君。

所以答案真的这么简单吗?最近我在知乎上看到几篇关于土地改革的文章,引发了我对土地政策与王朝更迭的思考。

我在这里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假设一个王朝刚刚建立,一切百废待兴,开国君主宣布把土地分给农民。你是一户普普通通的老农民,你分到了六亩土地,只要每天勤劳耕种,足以养活自己和家人,且还有富余的;

五十年后,你死了,你将土地分给了三个儿子,他们每人两亩地,勉勉强强也可以过的下去;

再过五十年,你的儿子都死了,他们将你的六亩土地分给了你的六个亲孙子,于是每个孙子就只有一亩地了,再怎么勤劳苦干都无法养活自己了。

于是他们要怎么办?

通常情况是,将土地卖掉,然后给地主家耕田,当佃农,又称雇佣农;

另一种方法,是将土地卖掉后,去外地求生,运气好或许能给富贵人家当个仆役,运气不好就只能沿街讨饭了,这些人在历史上被称为流民;

所以,每个王朝的初期都是少量人口、大量土地,处于人少地多的环境,朝代稳定和平了一百年以后人口增多,国内那些有土地的自耕农就会开始破产,从自耕农转变为雇佣农或流民;

当一个朝代稳定了两百年以后,国内的自耕农们几乎消失不见,农民们的土地会被集中到地主们的手中,中原大地上到处都是被地主们剥削、压迫,过着猪狗不如生活的雇佣农,和四处乞讨、闹事没有正当生计的流民;

流民们本身就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一旦他们的数量变得庞大后,难免会有那么一些人站出来振臂一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于是,流民瞬间变成土匪、盗贼,开始劫掠城市,杀死富人,建立自己的根据地,而那些备受压迫的雇佣农们也会群起响应,于是天下大乱,改朝换代也不过一眨眼的功夫……

这才是自古以来没有任何一个朝代能挺过三百年的根本原因。至于明君昏君什么的……他们能减缓或加速这一天的到来,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从古至今的土地制度

在中国古代最早的土地制度是“井田制”,出现于商朝,成熟于西周。当时的社会文明是奴隶制社会,统治区域内的所有土地都归周王一个人所有——这就是诗经里提到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土地国有制度。

之所以称为“井田制”,是因为当时的耕地区域道路和沟渠纵横交错,把耕地分割成了大小不一的方块,形状似“井”字。

“井田制”在西周时期盛行,但人们普遍把对应的土地称之为“公田”,由周王分配土地给各分封地区的领主,领主再强迫庶民和奴隶去集体耕种;领主们不得买卖和转让“公田”,且要定期向周王上交相应的贡赋,即土地的劳动剩余。

这种土地所有权绝对集中的制度最终遭到了大多数人的反抗,于是周朝灭亡,进入春秋时期,“井田制”开始瓦解,产生了土地私有制。由于商鞅在秦国大力推行“废井田、开阡陌”的政治法令,使得土地在秦国可以私有化,允许自由买卖。

这项土地变革不但瓦解了奴隶制社会的劳动生产关系,激发耕种者的劳动积极性,促进秦国的经济发展;还为后来秦国逐渐强盛,一统六国奠定了经济基础。

封建的土地制度基本确立以后,允许自由买卖的制度特性必然无法避免出现土地兼并的情况。拥有优质耕地的人可以收获更多劳动剩余,然后购买更多耕地,如此循环往复,于是社会出现了封建地主阶层。

封建地主把自己多余的土地出租给无地的农民,每逢收获季节再向农民收取粮租。土地的过分集中会造成社会生产关系萎缩,地主阶层对农民的劳动剥削日趋加重。

一些有远见的帝王们会出于统治的需要,对土地占有情况进行一定程度的调整,如东汉末年曹操推行的“屯田制”;隋、唐时期实行的“均田制”以及清朝初期康熙削藩后推行的“更名田制”等,都是在确保国家控制一定数量优质土地资源的基础上,采取相关措施使农民获得一定的土地,以恢复生产,巩固统治和经济发展。

虽然不能在根本上消灭土地兼并问题,但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缓和社会矛盾和刺激农民劳动积极性。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历代以来一直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这样一种封建土地制度,从而使中国维持了长达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体制发展。

#土地制度根本性变革的尝试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历史上中国大地上所发生的对封建土地制度做根本性变革的尝试和努力。

西汉末年,王莽篡汉后,他想做的就是从根本上解决流民问题,推出了王田制——土地国有,按照每家每户的人口进行分配,禁止土地买卖,从根本上杜绝土地兼并的问题,只可惜王莽此举触动了原有王侯地主的利益,新朝15年便覆灭了。

明朝末年,李自成在发动农民革命时,其对追随者最有号召力的口号是“均田免赋”,因而有大量的底层农民不惜牺牲性命跟随李自成一起推翻了明朝政府的统治。然而最终致使李自成败走京城的也是因为“均田免赋”这一政策实施的代价。由于革命所得的土地和其他财富都被革命参与者均摊了,而维持国家治理的财政收入无以为继,国库空虚,进而无法维持军队和政府机制持续运转,革命失败成了必然的发展趋势。

清朝末年,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推行了“天朝田亩制度“将农民平均主义思想制度化,将平均主义发展到了最高峰,只是最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内部自我腐化,最终被曾国藩组建的湘军平定。

国父孙中山先生在领导新民主革命期间,对土地变革的核心指导思想是“平均地权”。1908年,孙中山先生在《中国同盟会革命方略》中阐述了平均地权的含义:“当改良社会组织,核定天下地价。其现有之地价,仍属原主所有;其革命后,社会改良进步之增价,则归于国家,为国民所共享”。

这一革命指导方针在积极层面上,相对缓解了部分农民的土地需求,具有资产阶级的进步性,但它没有考虑到现实问题,一个是按地价收税,地主阶层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剥削农民;二是通过土地涨价赎买将土地收归国有,现实操作性不强。

但变革的局限性在于,孙中山所提出的平均地权、土地国有、耕者有其田等主张不但没能实现,地权分配不均的状况反倒越来越严重,使得完全忠诚于其思想的国民党派逐步丧失了在广大人民群众的信任,最终落败大陆,偏居台湾一隅。

同样学习孙中山先生革命思想的,尤其是以毛泽东主席为主体的共产党派对土地变革的思考和策略则更显灵活变通。

1927年,中共制定的“井冈山土地法”规定没收一切土地归苏维埃政府所有,但这些规定不符合当时农民的思想和传统习惯,不利于发展革命力量。

1929年辗转到兴国后,制定了“兴国土地法”,把“井冈山土地法”中的“没收一切土地”改为“没收公共土地及地主阶级土地”,这是一个原则性的改正,保护了中农的利益不受侵犯,从而制定了依靠贫农、雇农,联合中农,限制富农,消灭地主阶级的土地革命路线,维持了革命早期根据地的经济发展,也为革命积蓄力量;

抗日战争时期,中共又在延安等根据地实行减租减息的政策,一定程度上允许地主阶层的存在和发展,主要因为这样有利于获得根据地民众的支持,调节各抗日阶层的利益,缓和矛盾减少冲突形成抗日统一战线,同时也可以保障革命队伍的财政支出。

到了1946年,八年抗战结束后,又推出“五四指示”,开始推行解放区搞土地改革,把被地主、富农圈占的大片土地分给贫苦农民,旨在帮助人民群众实现“耕者有其田”的历史夙愿。

此举极大地激发了广大的贫农阶层群体对解放战争的战斗热情,从而为后来的三年解放战争赢得胜利建立了坚实的信任基础。

新中国成立以后,在1950年6月30日,中央人民政府根据全国解放后的新情况,颁布了土地改革法,它规定废除封建地主的土地所有制,没收地主的土地,分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耕种,借以解放农村生产力,为新中国的工业化开辟道路。

此后,在3.1亿人口的农村开展了热火朝天的土改运动。到1953年,我国存在两千多年的封建土地所有制被彻底被消灭,绝大部分人民群众终于都获得了当初中国共产党所承诺的土地分配。

如果按照当初明朝末年李自成的“均田免赋”的革命设想,此时的中国人民仅仅只是完成了一半愿望—“均田”。农民在土地上耕种,所获得的劳动剩余,需要部分上缴国家,也就是要向政府缴税。

农民拥有了土地资源以后,国家领导层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土地会重新向少数人手里集中,出现两极分化,产生新的地主富农阶层。所以,在推进土改运动的同时,国家又逐渐推行农村集体化,先从互助组开始,经过初级合作社,过渡到高级合作社模式。

1956年,我国基本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确立了土地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它决定了我国的土地不能买卖,但土地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任何买卖或者变相买卖土地的行为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到80年代初,中国农村的土地归集体所有,农民在集体的土地上劳动,用工分计算劳动量,到年底按每人所挣工分多少分配粮食。这一方式所带来的影响是,用固定标准计算工分,造成了平均主义,无法调动广大农民的积极性,中国的粮食产量也因此长期徘徊不前。

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大潮席卷中国,农村也开始土地使用制度的改革,家庭联产承包制首先在安徽凤阳小岗村出现。这种方式是将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开,集体将土地和生产资料按人口或劳动力比例分给农户经营和使用,承包户向国家和集体交纳税费和公共提留后,剩余的可以归农民自己所有。

由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极大地调动和解放了生产力。在它实行的20多年里,农民的收入有了极大的提高,产生了巨量的劳动剩余,从而支撑着国家在工业等领域的长足发展。

到2006年,胡、温这届政府领导层,正式提出全面取消农业税,废止了沿用几十年的农业税条例。

至此,由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国家政权,自1953完成土地改造,人民群众实现“均田”的愿望;到2006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改革,实现人民群众“免赋”的愿望。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农民群体终于摆脱了几千年来的经济、政治包袱,中国农业迎来了全新的发展机遇!

#地主阶级与工业化的矛盾

土地是农业社会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土地政策是中国革命的一条主线,这种围绕土地形成的轮回,在工业化时代来临之前,每个王朝都难以避免,它们始终挺不过300年一次的周期律。

地主阻碍社会发展,想要工业化首先要消灭的就是地主阶级,因为土地经济拥有很强的封闭性,一旦投资成功,只要不出什么大的变动,子子孙孙都可以衣食无忧。

举个例子,地主老王有良田千亩,还有必要奋斗吗?反正累死累活也不可能种完千亩良田,那不如全部租给佃农,每年收地租,子孙后代就可以好好享受生活了。

对于佃农他只能租地种,不是租王家的地就是租李家的地,反正就这么几家地主,不租就得饿死…于是,地主可以联合起来抬高地租。爱租不租,我可没有强迫你哦,饿死活该。

这样一来,佃户对地主的人身依附越来越强,越来越活的没有尊严,白毛女等悲剧也越来越多。

既然可以趴在土地上生活,地主们投资工业的欲望显然很低。

土地不会跑,只要地契在手,种出来的粮食一定是自己家的,只要社会形态不变,地主就饿不死。

而投资工业是有风险的。取出多年积蓄来投资办厂,一个不小心就关门倒闭,亏不亏啊。仔细想想,还是当地主靠谱。

看看香港,不就是如此么。李嘉诚等几个家族,纷纷买地皮搞房地产,并且进一步控制水电、物业、零售等周边产业,只要没有遇到不可抗力因素,几大家族就可以趴在香港吸血。他们是更加庞大的地主群体。

地主基本不从事创造性的工业生产,想用什么东西买就行了,至于从哪里买是无所谓的。

所以地主是这样的群体:

财富全部存起来,基本不会用于对外投资,唯一的消费是改善个人生活,希望依靠地主实现工业化是痴人说梦。

他们能带动的产业,只有奢侈品和房地产。

如果地主阶层一直存在下去,那么资本、人口永远不能从土地中解放出来,国家想投资工业也有心无力。

refs:

^ 中国土地制度: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5%9C%9F%E5%9C%B0%E5%88%B6%E5%BA%A6

^ 土地改革——贯穿中国历代政权更迭的政治传统:https://zhuanlan.zhihu.com/p/105786717

^ 漫谈中国古代的土地兼并问题:https://zhuanlan.zhihu.com/p/80364126

^ 中国近现代土地政策全总结:https://zhuanlan.zhihu.com/p/32176333

^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土地革命:https://zhuanlan.zhihu.com/p/96448360

鼓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