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24岁,告别理想,告别2020

——花有重开日,我仍是少年

六年前,他第一次打开Windows上的CMD窗口,从此一头扎进了程序的世界里。于是多少个初夏严冬,多少个良宵的雨夜,他享受着台扇吹来的微风,码起了一行行代码。

五年前的暑假,在机缘巧合下,他和一群同学来到了杭州,进行了为期一个礼拜的培训。

那一次他去了西湖,去了象山,去了中国美术学院,于是对这个”水光潋滟晴方好“的城市心生好感。

四年前,元宵节后刚回学校,他收到了一封阿里的招聘邮件。他自知能力不足,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于是他一口气考了网络工程师和软件工程师的证书,证明自己。

三年前的暑假,他跟着一群同学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深圳。没有毕业证,学校的三方协议的他自然碰壁无数。有些同学已经参加培训班了,于是他找了父母借了钱也报班了。班上他也没怎么听,自顾地读完了《高性能MySQL》和《Java高并发实践》等书。

找到工作却已经是年末了,那年他站了12个多小时回家,那是他第一次尝到了春运的滋味。

那年元宵节的鞭炮格外响亮,家乡的年味儿也舍不得他去那遥远的深圳,于是他把简历投向了深圳,安排了满满一个礼拜的面试后,他远离亲人朋友来到了杭州。幸运地是他拿到了3个Offer,他选择了一家面试印象还不错的公司,在这里从实习到毕业,从象牙塔走进了社会的大染缸,从22岁工作到了24岁。

一年前的,因为疫情被困家里,他百无聊赖中下载了脉脉,翻动着里面的工作机会。阿里的同事又一次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第一轮面试的电话在一天下午打了过来,不只是紧张又或者是担心面试过程中爸妈会喊他下去吃饭,他坐在藤椅上,双脚竟有些微微颤抖。幸运地是,四轮面试都顺利地通过了,于是他在杨柳纷飞的四月入职阿里,一如孟郊登科后的“春风得意马蹄疾”。可是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

他在琳琅满目的中间件和数据库文档中穿梭,写下的文章被师兄和P9大佬点赞让他暗自窃喜亦让他诚惶诚恐。

可是让他不舒服的是,支付宝P7大佬发完那篇《阿里不再需要年轻人》后离职,隔壁BU小姐姐那篇《矜矜业业工作,却被套路325》,高P德不配位,刑不上P9,礼不下P6,KPI让BU间离心向背,361让团队内一盘散沙,整个集团都消耗在无谓的加班与会议之中。

金无足赤,玉有微瑕,世间本无完美的事物。庆幸的是他在这里遇到了一群优秀的人:他第一轮面试官,花名竟然叫扁鹊,看内网照片本以为是很严肃的人,初次见到时竟是如此和善;第一次到园区门口接他的欢欢姐每次遇见都是带着笑容;和他有着相似背景的山槐,为了家庭而不懈奋斗着;平时不苟言笑的昆石偶尔也会语出惊人;和我差不多同时入职的叶开,花名颇有大侠风范,竟然没被抢注……

他曾经认为人生最成功的事儿不是赚得多少财富,而是能将自己最喜欢的事儿当成事业。偶像吴军曾说过:人生就像长跑,不在于跑得多快,而是步履不停。愿2021年步履不停。

再见2020,你好2021。